核桃

Menu

骑行途中的战乱

梦见从上海骑行到山西途中,大概在浙江的某个境内,自行车失灵,飞出去了,摔到了山上一片田地上,田地里长是刚发芽的麦苗,山下是一个部队训练基地。

我拖着坏的自行车,其实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移动炮形状的自行车,到了附近的一个镇上,遇到了老同学老朋友Y君,一番寒暄后,突然暴徒出现,手持机枪就是扫射,我们和路上的行人一起躲闪,横着躺,竖着躺,好多人都中弹了,好友Y君也不例外,结果腹部中枪,到了医院,检查后发现穿孔避开了肾脏,腹腔里有积液,把积液弄出来后就可以出院了,只是以后只能喝矿泉水,纯净水,意思是体内没法对抗细菌。Y君也很乐观,吸了积液,便离开了,而我因为当时摔拿一下,自行车的脚蹬子还没找到,然后又出去找脚蹬子去了。

再后来,梦到了上体育课,由于升了年级,体育课之前可以穿拖鞋,但是现在不允许了,于是穿拖鞋的我被骂了一顿,后面又貌似和大学室友在操场打排球,期间还去上了一个厕所(现实的我已经尿急了,但是天太冷,还没起床),梦里尿尿很小心翼翼,担心尿床哈哈哈。好在梦里尿完了,现实并没有尿出来。

人在梦里的脑洞,就比较大,我时常在想,什么时候能在梦里保持完全清醒,自我控制。实际上也有几次成功的经验,知道自己在做梦,可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吧,能够保持一定的清醒,刻意去观察环境,做某些事儿,也挺有意思。

— 于 共写了546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